何明丰 • 台湾智慧供应链深耕亚太连结全球策略:中美贸易战下的台商布局策略

  • 2019-01-09
  • Admin Admin

何明丰 博士
台湾双印暨新兴市场创新产业合作协会/秘书长
2018年12月
 

壹、台湾智慧供应链脉动及移动轨迹

过去40年当中,中国大陆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除了中国大陆内部市场经济规模因素外,外部的影响因子中,美国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之前中美之间的合作总是多于竞争与冲突,但川普上台后,美国态度丕变,从发动贸易战开始,对中国大陆步步进逼。川普政府现在的作法,企图透过更强硬的压力,迫使中国大陆在贸易、内政、外交与经济产业发展模式上,都做出改变与让步。中美两国互不让步的贸易大战,使得台湾厂商的全球布局策略必须跟着调整,尤其过去偏重大陆布局的台商,也必须寻找新的海外生产基地,以在看不清后续中美贸易大战趋势的迷雾中分散风险、摸索前进。中美贸易大战影响下,世界各国因其国际之间的利害关系,会自然而然形成「偏中派」或「偏美派」的不同阵营。而台湾厂商因提供全球消费性电子产品等现代科技智慧生活的产品外销全世界,无法只是单纯地「选边站」,而是要发挥一贯的灵活营运特性,将面向中美两国的智慧供应链分流并相互支援,采取机灵的多边结盟策略,才能以「双主轴供应链」沿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美国的「印太战略」双向发展,在中美贸易大战诡谲多变的全球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供应链的定义是将产品与服务从生产者转移到消费者的一套系统,其中牵涉到组织、人、技术活动、资讯和资源。「全球供应链」和「全球价值链」往往交互使用,后者偏重原本不包含在单纯供应链内的附加价值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加入创意,如能动态地营造在供应链中引入创意产生附加价值的机制,则可称为「智慧供应链」。如上述的台商因应中美贸易战之「双主轴供应链」策略,即是「智慧供应链」的一个例子。全球「智慧供应链」的产生,需搭配连结不同国家的「智慧工厂」的创新管理模式[1]。延续台商优异的制造能力及日渐开枝散叶的生产基地全球化布局趋势,位于世界各地的「智慧工厂」间之连结能力及智慧核心中控总部(可位于台湾)管理「智慧供应链」的需求因应而生,也将为海外台商回流台湾以智慧核心中控总部创造台湾「智慧供应链」再起的时代写下新页。
 
台商智慧供应链布局东南亚有2大核心:具海洋国家利基者以新加坡为核心辐射马来西亚及印尼;具陆地国家利基者以泰国为核心辐射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及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柔佛州已与新加坡经济脉动融为一体,柔佛州有新加坡的三倍大,弥补了新加坡腹地的不足,很快地将有三座大桥连结新加坡与柔佛州以加速双边的经济活动融合。加上印尼廖内省的巴淡岛及民丹岛离新加坡搭乘渡船只要45分钟,形成了以新加坡为核心的新马印成长三角。至于泰国则利用其位于东协地理中心的区位优势,强力推动「泰国4.0」、泰国2020等政策,要在与周边各国的交界处积极建设工业区,以创造海外投资落地以及与邻国经贸往来的深入连结。例如近期推动的「东部经济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 EEC)建设,即是其代表作之一。
 
至于布局南亚则只有一个重点:「以印度辐射其他周边国家」,因为周边国家的经济体规模都远小于印度,而文化上的理解从印度出发至其周边国家则是事半功倍。台商的智慧供应链最后是不管生产据点设在东南亚或印度的什么地方,最终则是要进攻印尼、印度这2大国家的消费人口,总共加起来有18亿之多!台商以台湾为智慧供应链的核心总部,智慧工厂分别设在中国大陆、东南亚、印度,并以欧美的市场试炼为产品、解决方案品质之要求标准,为产品分级分别攻略先进市场及新兴市场,将可掌握全球创新脉动及核心市场波动。中国大陆、东南亚、印度、欧洲及美国这5个市场是台商布局全球不可忽略的、最有利的市场,可以称为「五利市场」。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81 有利台商海外布局之五大有利市场
 
台商在中国大陆的布局已深,中美贸易战下,其他区域的布局更形重要,以取得太偏重中国大陆市场及制造重心的平衡。这并不是「选边站」或是「压宝」的赌注,而是循序渐进、全球全面布局的必修课题。台商海外布局可依以上5个市场提供的有利利基资源来评估与本身企业的契合度及日后目标,依序布局此5大有利市场。而台湾当然最后会升级为成为企业集团管理全球「智慧供应链」的智慧核心中控总部之所在地,以引领台湾产业成为全球数码转型风潮下的国际要角。
 
 

贰、从制造供应链升级到智慧供应链的新创生态系扩散策略

一、利用人工智能全面渗透各大产业及人类生活发展智慧应用

人类和今日的AI相比,拥有一个明显的智慧优势,就是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跨领域思考的整合能力与类比能力。产业界这几年一直在发展物联网应用,近期看到的重要改变,就是已经把许多物联网系统和人的互动做一些结合,进入到要透过人工智能来加值的时代。无论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或是超人工智能,从整体AI的角度来看,是既有「人」的智慧,未来也有「机器」的智慧。「人」与「机器」如何互动协作以产生加值,让智慧更升级是一个长期运作的循环过程。首先借由无所不在的物联网传感器,将所有资讯蒐集后,在不同的垂直应用领域蒐集到的大数据,会因特殊的情境由数据科学家整理出法则与判断准据,之后透过机器学习进阶到人工智能,让电脑能在相同情境下能自动依法则与判断准据而下决定,就能培训出在垂直应用领域的弱人工智能。但弱人工智能的弱点就在于遇到新事实、新参数或跨界因素介入时,无法则与判断准据可循而无法像人类一样触类旁通。因此需透过数据科学家的介入调整参数、修正模型、监控新决策之后,再纳入第2循环的「人」与「机器」互动协作以产生加值。长此以往到第N个循环时,单一领域的弱人工智能也就逐渐完善。而不同垂直应用领域的跨界整合也同样要经过无数次( N x M个循环)的整合修正模型后,将渐渐能类似人类在不同领域都有判断力而臻于强人工智能的境界。模拟是未来思维的本质,只有几个参数的小模型,个人可以自行比较分析来模拟选择最佳解决方案。然而当面对选择变多且参数复杂的大模型时,我们往往将模拟交付专家(数据科学家及人工智能专家)处理。而当哪一天「奇点」[2]到来,不需要人类专家的介入,「机器」会主动建立模型、调整参数、自动学习、自主进化( N x M x L个循环)时,就是超人工智能时代。此一「人」与「机器」深层互动协作的人工智能进化循环模型可以称为「超级智慧大循环模型」,图示如下: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8。图2 人工智能进化之「超级智慧大循环模型」

 
透过此人工智能进化之「超级智慧大循环模型」应用在各行各业,就会产生许多人工智能的垂直应用,如应用在制造业就是智慧制造,应用在交通面就是智慧交通,应用在与人类城市生活的各项服务,就是智慧城市的应用。
 
二、以智慧城市应用提供智慧应用整合客制化服务
台湾虽在全球基础建设能量上稍微落后,但在创新与资讯应用能力不容小觑,且以地缘关系及近年来主要往来国家对于资讯应用开放的程度与接受度,得以关注印度、中国大陆及其他新兴亚洲国家如智慧泰国2020及新加坡的智慧国家2025,除了了解该区域的智慧城市发展状况,并可评估台湾业者适合进入之智慧城市建设领域。而在开发新兴市场智慧城市产业之时,更需要一套紮实的规划及可操作的模式与策略循序渐进。新兴市场的进入策略一直是许多策略管理学者有兴趣的重要研究议题,但新兴市场维持极端动态与高度的不确定性,在这些新兴市场内,机会与风险对于这些跨国企业是同时存在的。「但很多跨国大企业在进新兴市场时因策略未修正,常常导致失败。而成熟企业进军新兴市场,更因当地脉络的差异,需要更大程度的策略修正。建立与新兴市场当地厂商的联盟关系,有利于当地市场的进入障碍的消除;与本土市场厂商的联盟关系共同进军新兴市场,有助于企业谈判实力、商业实力的壮大。而原先在本土市场的商业策略,如纯制造为主的企业,在进军新兴市场之后,因掌握了更多的经验与竞争资源,可以转型为其他型式的服务,不再只侷限于制造领域,而可以进军通路、服务,同时也可以强化原来母公司的品牌效益。适当的设立新兴市场子公司,并搭配恰当的企业全球策略,是强化进军新兴市场绩效的要素」[3]
 
我国发展智慧城市宜以物联网为基础核心逐渐向外扩散,以同心圆方向渐次辐射向外发展,可称为发展智慧城市的「三环三化」策略,请参考以下图示内的文字说明: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7。图3 发展智慧城市的「三环三化」策略 [4]

 
三、强化结合半导体及电动车之智慧交通应用的台湾利基

新兴市场国家的城市,常常因为基础建设还不够完善时,城市人口已大幅增加,因此交通阻塞问题严重,智慧交通往往就是智慧城市建设首要解决的问题。智慧交通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牵涉到政策规划、环境条件、商业模式等非科技因素,因此在智慧城市众多议题中受到更多的关注。而车辆太多造成的空气污染又是另一个要解决的智慧城市问题,从空气污染指数的监控、预警及通报当然是一种解决方案,但是从根本解决方能长治久安,因此各国积极发展电动车产业加上车用分享经济(如Uber 及印度 OLA等),希望同时解决交通阻塞及空气污染问题。
 
从发展智慧城市的「三环三化」策略(模组化策略、普及化策略及国际化策略)来分析,台湾电动车(Electric Vehicle, EV)分4轮及2轮不同发展轨迹前进。台湾的汽车内需市场小,因此电动车产业界自动地不往自有品牌发展,而是水平分工,各自发展电动车模组,再直接采取国际化策略,直接销售给国际电动车品牌大厂如 Tesla等。因此世界各国要发展电动车的厂商都乐于与台湾整条电动车模组供应链合作,因为无品牌竞争问题,颇有台积电发展晶圆专业代工与客户共荣长存的商业模式再现并放大到整条供应链。让台湾除了IC hub 之外,又成为世界上的电动车零组件hub。且IC与EV两产业是有加乘效益,电动车本体上就比传统油车要用到更多的IC,而日后电动车要越智慧,用到的IC 就更多。
 
而反观台湾的电动2轮车产业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发展轨迹。台湾的机车渗透率高,传统的油车内需市场就有许多自有品牌与国际品牌竞逐,而当新的电动2轮车技术成熟后,替代性需求也可以成就单一品牌如Gogoro佔有一席之地。当然Gogoro除了顺势利用新科技的翻转与充分利用外部模组化节省成本(模组化策略),并大量生产后降低价格后实践「普及化策略」,及创新商业模式改电池随车贩卖为租赁并以智慧手机管理电动车成为高度智慧化交通载具等运用多重策略造就今日的成功,已隐然成为国际电动2轮车的规格标准,因此目前正积极进军如欧洲及亚洲等海外市场以完成「国际化策略」。是智慧城市「三环三化」策略在电动2轮车(智慧交通元件)的逐步实践,因此许多创投业者看好Gogoro将会成为台湾第一家本土发展出来的独角兽[5]
 
台湾各城市历年来在国际智慧城市论坛颇有佳绩,各城市也都积极以其运用ICT物联网科技加上城市特色的智慧解决方案,参与国际智慧城市论坛的每年评比。台湾入选城市的范围也逐渐扩大,以物联网模组积木在台湾普及智慧城市建设的趋势正健康成长,日后将可以台湾普及、多样化的智慧城市建设解决方案作为其他各国发展智慧城市的借镜。我们期许智慧城市结合电动车供应链,加上台湾原有世界闻名的IC产业,结合目前积极发展的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将会是台湾的产业翻转的契机,日后定能达到「IC与EV共繁荣,2轮与4轮齐飞」的理想产业境界。[6]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8。图4 IC/EV 新创国际化模型
 

 
四、以新创生态系链结台湾既有产业基础实现数码转型

美国华盛顿特区之非营利研究机构「全球创业精神暨发展机构」(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GEDI),自2011年开始发表全球创业精神暨发展指数(Global Entrepreneurship Index, GEI),用以进行全球创业发展评比。该评比系由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伦敦政经学院、匈牙利佩奇大学以及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合作,评比项目包括「创业态度」(Entrepreneurial Attitudes, ATT)、「创业能力」(Entrepreneurial Ability, ABT),以及「创业企图心」(Entrepreneurial Aspirations, ASP)三大面向(Sub-index),共14个评比项目(Pillars)。每个评比项目依据个人属性变项(Individual variables)及制度属性变项(Institutional variables) 两类交叉处理得出数值,再将三大面向归属项目数值加权平均后,求得各国GEI数值,进行全球排名。
 
GEDI于2017年11月所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业精神暨发展指数,亦为第7次出版,透过检视单一经济体的创新创业条件及环境,用以衡量国家或地区的创业家,如何借由创业生态系(Ecosystem),来促进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解决问题、研发新科技提升生产效率等,期为全球政府或企业决策者提供重要参考资讯,进而改善评比面向较不足之处,以完善其创业生态系。台湾自 2012 年开始列入受评国家,2018年度综合分数为59.5,全球排名第18,在亚太区位居第3,仅次于澳洲和香港;在各面向表现上,创业态度的分数为54.0,排名第22;创业能力的分数为54.8,排名第24;创业企图心的分数为69.6,排名第11。
 
This is an image
 
表1、2018年全球创业精神暨发展指数和分项指数综合排名—前25大 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Index and Sub-Index Ranks of the First 25 Countries, 2018
资料来源: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WEF)2018年10月公布「全球竞争力报告」,世界经济论坛提出新标准来评估各国表现,也指出了解创新转型的国家与不了解创新转型国家之间存在新的鸿沟,只有那些体认到第四次工业革命重要性的经济体,才能为该国人民拓展机会。最新报告采用新的标准,来捕抓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全球经济的动态,其特点是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创意和其他因素的结合。台湾竞争力排名第13,竞争力超过韩国、澳洲、以色列等国家。其中在创新能力的评比项目(pillars)中,只有4个国家超越80分,被列为「超级创新国」(Super Innovators),分别是:德国、美国、瑞士及台湾。由此可见台湾在亚洲国家中的创新能力、新创圈的领先地位。


This is an image
          图5 台湾在世界经济论坛2018世界竞争力报告中的成绩[7]

由以上不同单位的创新评比资料可知,台湾的创新能力及新创动能在亚洲仍是名列前茅,较为可惜的只是本土内需市场太小,本土市场虽可以养活团队也能赚钱,但是做不大。企业要在创业的第一天就面向国际(Born Globals),才有希望成就伟大的公司[8]。所幸接下来的时代是数据为王的时代,运用物联网科技广泛蒐集的广大数据,加以人工智能的辨识判断,就能产生更大的附加价值。人工智能与产业的连结,是透过数据分析、程式设计去帮助产业升级。台湾现有产业基础,制造业的效率及成本为世界称誉,但也面临毛利率低、附加价值不高的转型阵痛。所幸人工智能科技的成熟可带来优化制造、转型科技服务业的契机。但因人工智能人才不足,大企业招募人工智能人才进驻以图转型创新应用时,又会遇到组织僵化、创新理念施展不开的困境而导致人工智能人才、创新人才出走的窘境。因此最佳的数码转型途径反而是透过成立企业、集团内的公司型创投部门(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CVC),来评估与集团本身具有策略发展综效相关的新创公司,加以策略联盟或投资,并导入新创公司的服务应用以改变集团、企业的内部流程。这种利用组织的实务需求而演化,连结外部的科技资源或市场资源的商业模式创新,是商业模式创新系统的三相动态平衡的具体实践,同时也能借此以新创生态系链结台湾既有产业基础实现数码转型。
 
This is an image

  •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5。 ​[9]
    图6 商业模式创新系统的三相动态平衡

 

参、结论与建议:以智慧连结力创造智慧商业文明

着名国际趋势学者帕拉格・柯纳认为:日后的国际情势变化趋势,商业往来将取代意识形态,在全球大组织崩解后,将以小联盟的形态重新组合,其中以建立连结力的基础建设、供应链、及关系网三者会决定国家的影响力。从商业模式及科技智慧化的角度来思考,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智慧连结是透过商业模式创新形塑商业文明时产生不同附加价值的三层架构。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8。
图7 智慧商业文明三层架构: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智慧连结。
 
然而基础建设并非台湾的强项,台湾小小一个岛,连环岛高速公路、环岛高铁都连结不起来,就不必特地培养以基础建设输出连结世界的核心能力,这一部分可能是中国大陆较擅长,其有内部规模经济为试验场域再谋输出海外市场,才能以基础建设核心能力连结世界。而目前台湾厂商在全球的生产线布局,比较是以智慧供应链的核心能力连结世界。而美国向来的路线是智慧财产权,因此居于此三层架构的最上层,但是并非其他各国都没有机会,中国大陆的智慧制造2050其实也是针对此最上层之目标,同时提升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两层的能量向上布局。所幸目前人工智能时代来临,智慧供应链搭配人工智能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台湾也有机会往智慧连结的最上层架构前进。基础建设就像神经系统,连结地球本体的各个部分;而资金和资讯是流贯其中的血球。因此台湾如能掌握人工智能将资讯更高值化的核心生态圈,则将创造于智慧连结最上层架构中的平台价值。从数码领域来说明,Google虽处于智慧连结应用的最上层架构如浏览器、云端应用,但入新兴市场时,也跨入提供连结性基础设施的底层,推出Wi-Fi 齐柏林飞船以连结偏远地区人口使用其服务,而在软硬整合的时代,Google最佳的硬件合作夥伴就是台湾产业。从Google的案例即可说明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智慧连结以连结力创造智慧商业文明的国际产业分工概况。而不同国家、企业利用本身具有的资源,持续以商业模式动态创新的方法及流程累积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及智慧连结等资源,就可以打造属于自己的智慧商业文明。
 
台湾也有机会像Google一样从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智慧连结三路并进发展。例如2018年12月印度电子产业技能委员会 (Electronics Sector Skills Council of India, ESSCI) 来台,至我国科技新创地标型旗舰计画Taiwan Tech Arena 基地参访。借由Taiwan Tech Arena在台湾科技新创生态圈的夥伴连结,接连拜会了工研院、资策会、台北市电脑公会、台湾物联网协会、安仲科技、迈特电子等单位,并与工研院TRIPLE计画会议讨论链结台湾印度两国新创快速制造供应链生态圈。ESSCI除了受印度中央政府及电子产业大厂委讬培训全印度电子产业人才外,另与印度西孟加拉邦签约,在加尔各答成立「电子产品设计创新园区」,将积极育成电子新创企业及建立电子产品设计、制造供应链。印度电子产业向来与台湾交流密切,也深知台湾是印度的最佳夥伴,因此在规划「电子产品设计创新园区」之初就积极来台湾与台湾科技新创生态圈交流,台湾与印度两国在创新及新创领域上可以深度合作。我国发展科技新创生态圈与国际链结,可以结合亚洲硅谷计画的资源,以物联网为底层向上发展到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应用。我国欲发展物联网为基础核心建立亚洲硅谷的目标,应以建立物联网创新生态系统为主轴策略,并以启利基(Niche Positioning)、创新兴(Emerging Markets)、广连结(Wide Networking)、开新局(Ecosystem for Startups)四大方向为核心之「物联网创新生态系模型」(NEW-Eco Model)为蓝图来发展,请参考下图中此模型之文字内容详述:
 
This is an image

参考资料:何明丰博士,2017​[10]图8 物联网创新生态系模型NEW-Eco Model
 
  ​以此「物联网创新生态系模型」(NEW-Eco Model)为蓝图来动态发展物联网智慧商业模式创新以建立商业文明,则可将基础建设、智慧供应链、智慧连结(以新创应用连结世界)等三层架构由下而上完整建立。同时也是台湾从制造供应链升级到智慧供应链的新创生态系扩散策略的具体实践。2019年起全球科技即将迎向第五代行动通讯系统(5th Generation mobile networks, 5G),速度将比4G快上100倍,搭配AI,将广泛应用在车联网、医疗、工业4.0各方面,彻底改变你我的生活,甚至将掀起一场讯息革命,背后的庞大商机、未来产业主导权正是中美贸易战背后更高层次的谋略思考。无论国际情势如何改变,台湾产业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把握目前产业利基、连结终端产品发展智慧应用、全球生产基地活路布局、朝「五利市场」以全球连结广化商业模式动态创新,才是安身立命之道。​
 
 
[1] Lee, J. S., Chung, B. D., & Kim, B. S. (2018). Smart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considering uncertain processing time. 594-604. Paper presented at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formation Systems, Logistics and Supply Chain, ILS 2018, Lyon, France.
[2]技术奇点(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是一个根据技术发展史总结出来的观点,认为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极大的进步,而当此转捩点来临时,将会改变整个社会形态,例如可以自我进化的人工智能。
[3]何明丰、林博文,2015年,「移地逻辑:进入新兴市场的商业模式演进(The Logic of Relocation: The Evolving Business Models for Entering Emerging Markets)」,中山管理评论,23卷1:91~135。
[4] 何明丰,2017年,「智慧城市应用之物联网发展趋势与商机」,科技部链结产学媒合平台(I-ACE)
 
[5] 独角兽(unicorn)原为希腊神话中一种传说生物,外型如白马,因头上长有独角,加上雪白的身体,是稀有的物种,更被视为纯洁的化身。后来创投界引用其稀有性,称成立不到十年但估值达10亿美元以上的创新公司为独角兽。
[6] 何明丰,2018年,「新兴市场之智慧城市交通应用发展需求 -- 拓展印度市场商机」,IEK产业情报网。
[7]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8,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the-global-competitveness-report-2018
[8] Knight, G. & Cavusgil, S. J Int Bus Stud (2004) 35: 124. https://doi.org/10.1057/palgrave.jibs.8400071
[9]何明丰,2015年,「全球化商业模式的移地逻辑:跨国商业模式创新的动态演进(Business Models for Entering Emerging Markets: A Dynamic Innovation Perspective)」,清华大学科技管理研究所博士学位论文2015P1 - 104
[10] 何明丰博士,2017年,「亚洲硅谷之台湾物联网发展方向与策略」,科技部链结产学媒合平台(I-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