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琪 • 印度华语教育与商业 ─ 这关过了,然后呢?

  • 2018-05-31
  • Admin Admin


陈安琪 资深专案经理
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国立清华大学计画办公室



107年5月15日至20日,我代表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与同仁朱淑燕出差至印度北方的新德里(New Delhi)与诺伊达(Noida)参加台湾形象展(Taiwan Expo),并办理第二届「印度-台湾印度华语教材双边共构论坛」(The Second India-Taiwan Bilateral Forum on the Mandarin Chinese Teaching Materials for Indian Learners)。与参展单位与与会讲者互动,迫使我们必须面对这个乍听十分简单的问题:

「然后呢?」



台印华语教育合作与商业交流之关联
 

107年5月17日至19日,台湾形象展于新德里地区举行。在「华语教育与工商服务区」,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与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合作,推广华语教育,并了解市场对于语言教育之需求。
 
台湾形象展期间,TEC协请金德尔全球大学(OP Jindal Global University)的华语讲师跟工读生推介台湾的高等教育环境、奖学金制度及企业产学实习合作方案。三位工读生中,已有两位申请到107学年度的奖学金,将赴台交换。
 
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更整理了106年赴清奈参与「台湾教育展」(Taiwan Higer Education Exposition)的招生或简介影片计40支,于现场播放,让未能出席台湾形象展的各个高等教育单位,也有机会在台湾形象展中被认识。
 
除了高等教育单位之外,食品企业、绿能产业、观光旅游业、语言补习班及法律事务所,钧有意设立TEC,并要求专案经理说明需求及成立步骤,以利成员能够习得华语,拓展商务合作的可能。然而,目前TEC隶属于教育部,且为华语讲师安全考量,难以冒进拓展,故仅有七所大学设立。
 
问题来了:
 
一、想要透过TEC学习华语,一定要是大学生,因此限定在18至22岁,是吗?
 
二、除了18岁至22岁外,还必须要是这七个合作单位的学生,是吗?
 
目前答案都是肯定的。
 
然而,根据台湾形象展的询问实况,关于「幼教华语」及「企业华语」实为一块不可忽视的耕耘之地,相关部会应正视需求,研商在教育体系外,如何安全地选送华语讲师赴印度非高等教育机构执行教学任务,进而多元地达到「透过文化交流促进商业合作案」之目的。举例而言,语言文化教育若得以在童蒙时期进入习得者的学习历程,则未来在在招募时期,印度学子将由「被动游说来台」到「主动想接触台湾文化」;又一例,若得以和Dua Associates一类法务单位合作,开设华语课程,累积个案量,则有机会在印度法务单位中设立「Taiwan Desk」,进而扶助台湾企业在印度面临的法律或税务相关议题。

华语教材「如何」「双边」,「怎么」「共构」
 
在「双边共构」论坛的执行事实之上,我们更应务实地讨论「方法」。
 
107年第二届「印度-台湾印度华语教材双边共构论坛」延续第一届于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JNU)的成效,于107年5月18日及19日假亚米堤大学(Amity University)办理。本届论坛开幕式与台湾形象展合作办理,显示了「华语教育应为『台湾形象』一部份」。
 
驻印度代表田中光大使在论坛开幕式致词时以「面」及「面」为例,强调正体文字对文化意义保存推行的必要。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秘书长叶明水、亚米堤大学校长Prof. (Dr.) Balvinder Shukla也非常乐见台印在华语教学方面有所交流,进而促进潜在的商业活动合作案。亚米堤大学更宣布未来将在Uttar Pradesh校区设立中文学程,以利学生与华人世界进行互动。
 
德里大学东亚研究学系(Department of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Delhi)跟海得拉巴英语与外国语文大学(English and Foreign Languages University, Hyderabad)的代表Prof. Shreeparna Roy及Prof. Somya Nayak分别力邀第三届在他们各自的学校办理。而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建议,第三届论坛有可能会在台湾办理,以得知更多身为Native Speaker的华语教师,在第一线教学的教案教材实例,更加落实「双边」的互动概念。
 
会议过程中,国立清华大学华语中心陈淑芬主任的报告中指出,字汇词库(lexicon)是语言沟通的基本,但那是最难的。更借用David Wilkins的说法,强调「Without grammar very little can be conveyed, without vocabulary nothing can be conveyed」。现场亚米堤大学之德文老师、法语老师、西班牙语老师皆针对此议题以「教学立场」进行讨论,同时有德里大学的学生给予「学习立场」的回馈与反思。
 
此外,关于「华语教材」,Prof. Shreeparna Roy、Ms. Saloni Sharma(Centre for Chinese and South East Asian Studies, School of Languag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Studies, 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及新学林出版社毛基正总经理则在第五场发表会上有非常务实地讨论。Prof. Shreeparna Roy强调印度并不缺乏华语教材,但缺乏「适合」的华语教材;Ms. Saloni Sharma表示,在进行华语教材的开发与研究过程中,作为华语主要使用国的中国,线上知识资源系统「中国知网(CNKI)」有严格的浏览限制,导致难以获得第一手的理论新知或教材检讨。一番讨论后亚米堤大学外语学院顾问Dr. D. S. Rathore,(Advisor, Amity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及院长Mr. Inderbir Singh Kochar(Head of Institution, Amity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向新学林出版社总经理毛基正提出邀请,拟研商双边优惠授权的方案,透过亚米堤大学出版社(Amity University Press)向新学林出版社购买版权,在印度当地出版系统性的幼教华语或成人华语等教材。除此之外,亦评估由新学林出版社向亚米堤大学出版社购买印度语(Hindi)版权之课本,让台湾有机会接触到新南向指标国家所使用之语言。

 
理想上的合作,结构中的限制
 
台湾与印度无论在「商业」或「教育」方面的合作,目前皆奠基于教育部的支持与规划。然而,在建立一定基础后,意欲深化、多元化,将「点」(如华语文教育、境外生招募)的影响力拓展到「面」(Taiwan Desk、授权出版),达到台湾与印度双方的期待,则需要跨部会的合作,或者更加宏观的策略规划。否则,以目前的结构而言,教育部的决策权限、资源均有限,即便台印有再多的需求或草案,多会胎死腹中,无落实之日可期。
 
在各个「点」上做到最好,是第一线人员的基本任务。但在基本任务完成后,我们对于进阶的互动有所期待,因此也期许能有由「点」而「线」而「面」的通盘策略,让耕耘多年的「点」不会停滞不前,而是发挥真正的抛砖引玉的作用。
 

 
This is an image 
论坛现场实况


 This is an image
与会嘉宾于会后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