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贤参 • 日印特别战略夥伴关系及其对台影响

林贤参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东亚系副教授
 
    新世纪以降,中共海空军频繁地在西太平洋活动,不但在东海压缩日本防卫的战略空间,在南海岛礁上建构军事据点化,甚至以反海盗与反恐为由挺进印度洋,在印度太平洋沿岸建构可供其船舰停泊的中继基地,对日本连结中东波斯湾海洋运输线构成安全威胁,也对印度形成左右包抄的态势,升高日印两国对中共崛起的警戒心。因此,随着中共对外姿态日益独断,原本以经济发展合作为主轴的日印关系,逐渐转向强化安全合作以牵制中共的方向发展。但是,这并非意味着日印两国将联手对抗中共,因为中共是拥有庞大市场与丰沛资金的邻国,是支撑印度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经济夥伴,也是日本经济摆脱「失去二十年」梦靥所不可或缺的交往对象,日印两国必须维持与中共良好关系。

日印建构特别战略性全球夥伴关系
  后冷战时代,印度提出东望政策,寻求与日本发展经贸关系,但因印度于1998年实施核试爆而遭到日本采取经济制裁,导致双方关系发展停滞不前。20008月,日本首相森喜朗赴印度访问,重新启动日印关系的发展,并且与印度总理瓦杰帕伊(Atal B. Vajpayee)达成建构「日印全球夥伴关系」共识。2005年4月,赴印度访问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与印度首相辛哈(Manmohan Singh)达成共识,决定今后日印两国领袖将每年实施互访。翌年12月,辛哈访问东京与日相安倍晋三(第一次内阁)举行会谈,双方同意建构「日印战略性全球夥伴关系」,并发表迈向此一关系的路线图,奠定发展日印战略夥伴关系的基础
    20148月底~9月初,印度新任首相莫迪访问日本,与再度出任首相的安倍发表日印「特别战略性全球夥伴关系」共同声明,表明将继续深化两国外长、国防部长、国安顾问间的战略对话、以及两国外交与国防次长联席会议,日本承诺今后5年内将提供包括政府开发援助(ODA)在内约3.5兆日圆的投融资,以协助印度民生基础设施的投融资。[1]2015年12月,安倍访问印度与莫迪发表《日印愿景2025》共同声明,表明两国将致力于印太区域的和平与繁荣,安倍与莫迪签署两国《防卫装配品技术移转协定》与《秘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揭开日印战略夥伴关系的新时代。[2]其次,双方决意提升两国在核能、宇宙技术、基础建设、制造业等民生高科技领域合作层次,日本将透过「高品质基础建设夥伴关系」(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构想,协助强化印度国内以及印度与周边国家间的连结性。

日印共同推动亚非成长走廊
    20168月,安倍晋三在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上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构想,强调亚洲与非洲两个大陆块、印度洋与太平洋两个大洋将是掌握国际社会稳定与繁荣的关键,期待提升介于印太两洋的亚洲(包括中东)与非洲的连结性,让亚非连结成成长与繁荣的经济大动脉,以促进印度太平洋沿岸区域整体的发展。为此,日本承诺将在2016~2018年期间内,投入官民总额约3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整备。[3]11月间,在东京举行的日印峰会上,莫迪与安倍发表共同声明强调,日印两国将共同主导印太区域的繁荣与稳定,以及促进亚洲与非洲的产业走廊与网络之开发。为此,将融合日本的资金、创新、技术,以及印度的丰沛人力资源与高度经济成长机会,强化日印两国在教育与能力开发、宇宙与绿能、整备基础设施与智慧城市、生物医疗、资讯等尖端科技高科技领域的合作,以深化日印特别战略性全球夥伴关系其次,日印共同声明也勾勒出日印两国将推动「亚洲与非洲成长走廊」(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 AAGC)构想[4]

    20175月,莫迪在非洲开发银行(AfDB)年度大会上致词时表示,印度将与美日等国合作协助非洲开发,并发表日印两国将共同推动总额达400亿美元,从东南亚到非洲沿线区域建构发电厂、高速高路、港湾码头等产业基础设施的AAGC构想。大会期间,由日本、印度、印尼三国官方智库共同发表AAGC愿景文件指出,将透过基础设施整备,把非洲与亚洲、大洋洲等印太地区加以连结,以改善非洲经济。[5]AAGC构想系将日本的经济力与技术力,结合印度连结亚洲与非洲的地缘政经优势,是提供亚非新兴国家整备基础设施的另一选项,对日印两国而言,在经济贸易领域上,可以与中共主导的「一带一路」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竞逐亚非区域基础建设大饼,在政治外交领域上,可以稀释化中共对印度太平洋沿线国家的影响力


 

  •     4月4日,日印美三国在印度德里召开外交部局长级会议,讨论如何在印太地区共同推动基础设施整备。三方达成今后在同一地区或国家实施基础设施整备事业时,将召开实务层级协议以统一步调,并且由政府持股金融机关共同出资之共识,俾便与资金资丰沛的中共进行竞争。例如,在同一地区,由印度负责港湾建设、日本负责工业园区建设、美国则承担发电厂建设等分工。至于资金来源方面,除了由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贸易保险(NEXI)、以及美国政府持股的海外民间投资机构(OPIC)等共同出资、协调融资放款之外,日本政府也将投入ODA日圆借款,而目前则锁定尼泊尔、孟加拉、缅甸等国为目标,筛选出适当的基础设施整备对象。[6]
  •     ODA借款、亚银融资、以及民间企业资金与技术,协助印太沿线国家整备基础设施,与亚投行互别苗头、抢食市场大饼的意味浓厚。因此,我国可在既有的亚银会员国身分、台日与台美关系基础上,由政府与民间企业携手参与日印两国的「亚非成长回廊」,以及日本的「高品质基础建设夥伴关系」构想,结合我国新南向政策的推动(特别是对于印度与越南),提供我民间企业参与印太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整备。为创造我国参与「亚非成长回廊」的政治外交条件,我国应该加速与美日印澳等印太战略主要四国签署双边经贸协议(EPA)或加盟「跨太平洋夥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交涉,并且积极而低调地参与,避免中共强烈反弹而阻断我国参与之管道。
 
 
[1]日・インド首脳会谈(概要)」、平成2691日、外务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0896.html
[2]日印ヴィジョン2025 特别戦略的グローバル・パートナーシップインド太平洋地域と世界の平和と繁栄のための协働」、平成271212日、外务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1508.html。
[3]TICAD VI开会に当たって・安倍晋三日本国総理大臣基调演说平成28827日、外务省、http://www.mofa.go.jp/mofaj/afr/af2/page4_002268.html
[4]モディ・インド首相の访日平成281112、外务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1869.html
[5] Vision Document for the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14 Jun 2017, tralac (Trade Law Centre), https://www.tralac.org/news/article/11750-vision-document-for-the-asia-africa-growth-corridor-partnership-for-sustainable-and-innovative-development.html
[6]「日米印、共同でインフラ投资 インド太平洋地域で  资金力で中国に対抗」、201849日、『日本経済新闻』、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29154380Z00C18A4PP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