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安琪 • 印度華語教育與商業 ─ 這關過了,然後呢?

  • 2018-05-31
  • Admin Admin


陳安琪 資深專案經理
印度臺灣華語教育中心-國立清華大學計畫辦公室



107年5月15日至20日,我代表印度臺灣華語教育中心,與同仁朱淑燕出差至印度北方的新德里(New Delhi)與諾伊達(Noida)參加臺灣形象展(Taiwan Expo),並辦理第二屆「印度-臺灣印度華語教材雙邊共構論壇」(The Second India-Taiwan Bilateral Forum on the Mandarin Chinese Teaching Materials for Indian Learners)。與參展單位與與會講者互動,迫使我們必須面對這個乍聽十分簡單的問題:

「然後呢?」



臺印華語教育合作與商業交流之關聯
 

107年5月17日至19日,臺灣形象展於新德里地區舉行。在「華語教育與工商服務區」,印度臺灣華語教育中心與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合作,推廣華語教育,並了解市場對於語言教育之需求。
 
臺灣形象展期間,TEC協請金德爾全球大學(OP Jindal Global University)的華語講師跟工讀生推介臺灣的高等教育環境、獎學金制度及企業產學實習合作方案。三位工讀生中,已有兩位申請到107學年度的獎學金,將赴臺交換。
 
印度臺灣華語教育中心更整理了106年赴清奈參與「臺灣教育展」(Taiwan Higer Education Exposition)的招生或簡介影片計40支,於現場播放,讓未能出席臺灣形象展的各個高等教育單位,也有機會在臺灣形象展中被認識。
 
除了高等教育單位之外,食品企業、綠能產業、觀光旅遊業、語言補習班及法律事務所,鈞有意設立TEC,並要求專案經理說明需求及成立步驟,以利成員能夠習得華語,拓展商務合作的可能。然而,目前TEC隸屬於教育部,且為華語講師安全考量,難以冒進拓展,故僅有七所大學設立。
 
問題來了:
 
一、想要透過TEC學習華語,一定要是大學生,因此限定在18至22歲,是嗎?
 
二、除了18歲至22歲外,還必須要是這七個合作單位的學生,是嗎?
 
目前答案都是肯定的。
 
然而,根據臺灣形象展的詢問實況,關於「幼教華語」及「企業華語」實為一塊不可忽視的耕耘之地,相關部會應正視需求,研商在教育體系外,如何安全地選送華語講師赴印度非高等教育機構執行教學任務,進而多元地達到「透過文化交流促進商業合作案」之目的。舉例而言,語言文化教育若得以在童蒙時期進入習得者的學習歷程,則未來在在招募時期,印度學子將由「被動遊說來臺」到「主動想接觸臺灣文化」;又一例,若得以和Dua Associates一類法務單位合作,開設華語課程,累積個案量,則有機會在印度法務單位中設立「Taiwan Desk」,進而扶助臺灣企業在印度面臨的法律或稅務相關議題。

華語教材「如何」「雙邊」,「怎麼」「共構」
 
在「雙邊共構」論壇的執行事實之上,我們更應務實地討論「方法」。
 
107年第二屆「印度-臺灣印度華語教材雙邊共構論壇」延續第一屆於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JNU)的成效,於107年5月18日及19日假亞米堤大學(Amity University)辦理。本屆論壇開幕式與臺灣形象展合作辦理,顯示了「華語教育應為『臺灣形象』一部份」。
 
駐印度代表田中光大使在論壇開幕式致詞時以「面」及「麵」為例,強調正體文字對文化意義保存推行的必要。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秘書長葉明水、亞米堤大學校長Prof. (Dr.) Balvinder Shukla也非常樂見臺印在華語教學方面有所交流,進而促進潛在的商業活動合作案。亞米堤大學更宣布未來將在Uttar Pradesh校區設立中文學程,以利學生與華人世界進行互動。
 
德里大學東亞研究學系(Department of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Delhi)跟海得拉巴英語與外國語文大學(English and Foreign Languages University, Hyderabad)的代表Prof. Shreeparna Roy及Prof. Somya Nayak分別力邀第三屆在他們各自的學校辦理。而印度臺灣華語教育中心建議,第三屆論壇有可能會在臺灣辦理,以得知更多身為Native Speaker的華語教師,在第一線教學的教案教材實例,更加落實「雙邊」的互動概念。
 
會議過程中,國立清華大學華語中心陳淑芬主任的報告中指出,字彙詞庫(lexicon)是語言溝通的基本,但那是最難的。更借用David Wilkins的說法,強調「Without grammar very little can be conveyed, without vocabulary nothing can be conveyed」。現場亞米堤大學之德文老師、法語老師、西班牙語老師皆針對此議題以「教學立場」進行討論,同時有德里大學的學生給予「學習立場」的回饋與反思。
 
此外,關於「華語教材」,Prof. Shreeparna Roy、Ms. Saloni Sharma(Centre for Chinese and South East Asian Studies, School of Languag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Studies, 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及新學林出版社毛基正總經理則在第五場發表會上有非常務實地討論。Prof. Shreeparna Roy強調印度並不缺乏華語教材,但缺乏「適合」的華語教材;Ms. Saloni Sharma表示,在進行華語教材的開發與研究過程中,作為華語主要使用國的中國,線上知識資源系統「中國知網(CNKI)」有嚴格的瀏覽限制,導致難以獲得第一手的理論新知或教材檢討。一番討論後亞米堤大學外語學院顧問Dr. D. S. Rathore,(Advisor, Amity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及院長Mr. Inderbir Singh Kochar(Head of Institution, Amity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向新學林出版社總經理毛基正提出邀請,擬研商雙邊優惠授權的方案,透過亞米堤大學出版社(Amity University Press)向新學林出版社購買版權,在印度當地出版系統性的幼教華語或成人華語等教材。除此之外,亦評估由新學林出版社向亞米堤大學出版社購買印度語(Hindi)版權之課本,讓臺灣有機會接觸到新南向指標國家所使用之語言。

 
理想上的合作,結構中的限制
 
臺灣與印度無論在「商業」或「教育」方面的合作,目前皆奠基於教育部的支持與規劃。然而,在建立一定基礎後,意欲深化、多元化,將「點」(如華語文教育、境外生招募)的影響力拓展到「面」(Taiwan Desk、授權出版),達到臺灣與印度雙方的期待,則需要跨部會的合作,或者更加宏觀的策略規劃。否則,以目前的結構而言,教育部的決策權限、資源均有限,即便臺印有再多的需求或草案,多會胎死腹中,無落實之日可期。
 
在各個「點」上做到最好,是第一線人員的基本任務。但在基本任務完成後,我們對於進階的互動有所期待,因此也期許能有由「點」而「線」而「面」的通盤策略,讓耕耘多年的「點」不會停滯不前,而是發揮真正的拋磚引玉的作用。
 

 
This is an image 
論壇現場實況


 This is an image
與會嘉賓於會後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