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明豐 • 臺灣智慧供應鏈深耕亞太連結全球策略:中美貿易戰下的臺商布局策略

  • 2019-01-09
  • Admin Admin

何明豐 博士
臺灣雙印暨新興市場創新產業合作協會/秘書長
2018年12月
 

壹、臺灣智慧供應鏈脈動及移動軌跡

過去40年當中,中國大陸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除了中國大陸內部市場經濟規模因素外,外部的影響因子中,美國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之前中美之間的合作總是多於競爭與衝突,但川普上臺後,美國態度丕變,從發動貿易戰開始,對中國大陸步步進逼。川普政府現在的作法,企圖透過更強硬的壓力,迫使中國大陸在貿易、內政、外交與經濟產業發展模式上,都做出改變與讓步。中美兩國互不讓步的貿易大戰,使得臺灣廠商的全球布局策略必須跟著調整,尤其過去偏重大陸布局的臺商,也必須尋找新的海外生產基地,以在看不清後續中美貿易大戰趨勢的迷霧中分散風險、摸索前進。中美貿易大戰影響下,世界各國因其國際之間的利害關係,會自然而然形成「偏中派」或「偏美派」的不同陣營。而臺灣廠商因提供全球消費性電子產品等現代科技智慧生活的產品外銷全世界,無法只是單純地「選邊站」,而是要發揮一貫的靈活營運特性,將面向中美兩國的智慧供應鏈分流並相互支援,採取機靈的多邊結盟策略,才能以「雙主軸供應鏈」沿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美國的「印太戰略」雙向發展,在中美貿易大戰詭譎多變的全球市場中立於不敗之地。供應鏈的定義是將產品與服務從生產者轉移到消費者的一套系統,其中牽涉到組織、人、技術活動、資訊和資源。「全球供應鏈」和「全球價值鏈」往往交互使用,後者偏重原本不包含在單純供應鏈內的附加價值過程,這個過程需要加入創意,如能動態地營造在供應鏈中引入創意產生附加價值的機制,則可稱為「智慧供應鏈」。如上述的臺商因應中美貿易戰之「雙主軸供應鏈」策略,即是「智慧供應鏈」的一個例子。全球「智慧供應鏈」的產生,需搭配連結不同國家的「智慧工廠」的創新管理模式[1]。延續臺商優異的製造能力及日漸開枝散葉的生產基地全球化布局趨勢,位於世界各地的「智慧工廠」間之連結能力及智慧核心中控總部(可位於臺灣)管理「智慧供應鏈」的需求因應而生,也將為海外臺商回流臺灣以智慧核心中控總部創造臺灣「智慧供應鏈」再起的時代寫下新頁。
 
臺商智慧供應鏈布局東南亞有2大核心:具海洋國家利基者以新加坡為核心輻射馬來西亞及印尼;具陸地國家利基者以泰國為核心輻射緬甸、寮國、越南、柬埔寨及馬來西亞。馬來西亞柔佛州已與新加坡經濟脈動融為一體,柔佛州有新加坡的三倍大,彌補了新加坡腹地的不足,很快地將有三座大橋連結新加坡與柔佛州以加速雙邊的經濟活動融合。加上印尼廖內省的巴淡島及民丹島離新加坡搭乘渡船只要45分鐘,形成了以新加坡為核心的新馬印成長三角。至於泰國則利用其位於東協地理中心的區位優勢,強力推動「泰國4.0」、泰國2020等政策,要在與周邊各國的交界處積極建設工業區,以創造海外投資落地以及與鄰國經貿往來的深入連結。例如近期推動的「東部經濟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 EEC)建設,即是其代表作之一。
 
至於布局南亞則只有一個重點:「以印度輻射其他周邊國家」,因為周邊國家的經濟體規模都遠小於印度,而文化上的理解從印度出發至其周邊國家則是事半功倍。臺商的智慧供應鏈最後是不管生產據點設在東南亞或印度的什麼地方,最終則是要進攻印尼、印度這2大國家的消費人口,總共加起來有18億之多!臺商以臺灣為智慧供應鏈的核心總部,智慧工廠分別設在中國大陸、東南亞、印度,並以歐美的市場試煉為產品、解決方案品質之要求標準,為產品分級分別攻略先進市場及新興市場,將可掌握全球創新脈動及核心市場波動。中國大陸、東南亞、印度、歐洲及美國這5個市場是臺商布局全球不可忽略的、最有利的市場,可以稱為「五利市場」。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81 有利臺商海外布局之五大有利市場
 
臺商在中國大陸的布局已深,中美貿易戰下,其他區域的布局更形重要,以取得太偏重中國大陸市場及製造重心的平衡。這並不是「選邊站」或是「壓寶」的賭注,而是循序漸進、全球全面布局的必修課題。臺商海外布局可依以上5個市場提供的有利利基資源來評估與本身企業的契合度及日後目標,依序布局此5大有利市場。而臺灣當然最後會升級為成為企業集團管理全球「智慧供應鏈」的智慧核心中控總部之所在地,以引領臺灣產業成為全球數位轉型風潮下的國際要角。
 
 

貳、從製造供應鏈升級到智慧供應鏈的新創生態系擴散策略

一、利用人工智慧全面滲透各大產業及人類生活發展智慧應用

人類和今日的AI相比,擁有一個明顯的智慧優勢,就是能舉一反三、觸類旁通、跨領域思考的整合能力與類比能力。產業界這幾年一直在發展物聯網應用,近期看到的重要改變,就是已經把許多物聯網系統和人的互動做一些結合,進入到要透過人工智慧來加值的時代。無論弱人工智慧、強人工智慧或是超人工智慧,從整體AI的角度來看,是既有「人」的智慧,未來也有「機器」的智慧。「人」與「機器」如何互動協作以產生加值,讓智慧更升級是一個長期運作的循環過程。首先藉由無所不在的物聯網感測器,將所有資訊蒐集後,在不同的垂直應用領域蒐集到的大數據,會因特殊的情境由數據科學家整理出法則與判斷準據,之後透過機器學習進階到人工智慧,讓電腦能在相同情境下能自動依法則與判斷準據而下決定,就能培訓出在垂直應用領域的弱人工智慧。但弱人工智慧的弱點就在於遇到新事實、新參數或跨界因素介入時,無法則與判斷準據可循而無法像人類一樣觸類旁通。因此需透過數據科學家的介入調整參數、修正模型、監控新決策之後,再納入第2循環的「人」與「機器」互動協作以產生加值。長此以往到第N個循環時,單一領域的弱人工智慧也就逐漸完善。而不同垂直應用領域的跨界整合也同樣要經過無數次( N x M個循環)的整合修正模型後,將漸漸能類似人類在不同領域都有判斷力而臻於強人工智慧的境界。模擬是未來思維的本質,只有幾個參數的小模型,個人可以自行比較分析來模擬選擇最佳解決方案。然而當面對選擇變多且參數複雜的大模型時,我們往往將模擬交付專家(數據科學家及人工智慧專家)處理。而當哪一天「奇點」[2]到來,不需要人類專家的介入,「機器」會主動建立模型、調整參數、自動學習、自主進化( N x M x L個循環)時,就是超人工智慧時代。此一「人」與「機器」深層互動協作的人工智慧進化循環模型可以稱為「超級智慧大循環模型」,圖示如下: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8。圖2 人工智慧進化之「超級智慧大循環模型」

 
透過此人工智慧進化之「超級智慧大循環模型」應用在各行各業,就會產生許多人工智慧的垂直應用,如應用在製造業就是智慧製造,應用在交通面就是智慧交通,應用在與人類城市生活的各項服務,就是智慧城市的應用。
 
二、以智慧城市應用提供智慧應用整合客製化服務
臺灣雖在全球基礎建設能量上稍微落後,但在創新與資訊應用能力不容小覷,且以地緣關係及近年來主要往來國家對於資訊應用開放的程度與接受度,得以關注印度、中國大陸及其他新興亞洲國家如智慧泰國2020及新加坡的智慧國家2025,除了瞭解該區域的智慧城市發展狀況,並可評估臺灣業者適合進入之智慧城市建設領域。而在開發新興市場智慧城市產業之時,更需要一套紮實的規劃及可操作的模式與策略循序漸進。新興市場的進入策略一直是許多策略管理學者有興趣的重要研究議題,但新興市場維持極端動態與高度的不確定性,在這些新興市場內,機會與風險對於這些跨國企業是同時存在的。「但很多跨國大企業在進新興市場時因策略未修正,常常導致失敗。而成熟企業進軍新興市場,更因當地脈絡的差異,需要更大程度的策略修正。建立與新興市場當地廠商的聯盟關係,有利於當地市場的進入障礙的消除;與本土市場廠商的聯盟關係共同進軍新興市場,有助於企業談判實力、商業實力的壯大。而原先在本土市場的商業策略,如純製造為主的企業,在進軍新興市場之後,因掌握了更多的經驗與競爭資源,可以轉型為其他型式的服務,不再只侷限於製造領域,而可以進軍通路、服務,同時也可以強化原來母公司的品牌效益。適當的設立新興市場子公司,並搭配恰當的企業全球策略,是強化進軍新興市場績效的要素」[3]
 
我國發展智慧城市宜以物聯網為基礎核心逐漸向外擴散,以同心圓方向漸次輻射向外發展,可稱為發展智慧城市的「三環三化」策略,請參考以下圖示內的文字說明: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7。圖3 發展智慧城市的「三環三化」策略 [4]

 
三、強化結合半導體及電動車之智慧交通應用的臺灣利基

新興市場國家的城市,常常因為基礎建設還不夠完善時,城市人口已大幅增加,因此交通阻塞問題嚴重,智慧交通往往就是智慧城市建設首要解決的問題。智慧交通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牽涉到政策規劃、環境條件、商業模式等非科技因素,因此在智慧城市眾多議題中受到更多的關注。而車輛太多造成的空氣污染又是另一個要解決的智慧城市問題,從空氣污染指數的監控、預警及通報當然是一種解決方案,但是從根本解決方能長治久安,因此各國積極發展電動車產業加上車用分享經濟(如Uber 及印度 OLA等),希望同時解決交通阻塞及空氣污染問題。
 
從發展智慧城市的「三環三化」策略(模組化策略、普及化策略及國際化策略)來分析,臺灣電動車(Electric Vehicle, EV)分4輪及2輪不同發展軌跡前進。臺灣的汽車內需市場小,因此電動車產業界自動地不往自有品牌發展,而是水平分工,各自發展電動車模組,再直接採取國際化策略,直接銷售給國際電動車品牌大廠如 Tesla等。因此世界各國要發展電動車的廠商都樂於與臺灣整條電動車模組供應鏈合作,因為無品牌競爭問題,頗有臺積電發展晶圓專業代工與客戶共榮長存的商業模式再現並放大到整條供應鏈。讓臺灣除了IC hub 之外,又成為世界上的電動車零組件hub。且IC與EV兩產業是有加乘效益,電動車本體上就比傳統油車要用到更多的IC,而日後電動車要越智慧,用到的IC 就更多。
 
而反觀臺灣的電動2輪車產業又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臺灣的機車滲透率高,傳統的油車內需市場就有許多自有品牌與國際品牌競逐,而當新的電動2輪車技術成熟後,替代性需求也可以成就單一品牌如Gogoro佔有一席之地。當然Gogoro除了順勢利用新科技的翻轉與充分利用外部模組化節省成本(模組化策略),並大量生產後降低價格後實踐「普及化策略」,及創新商業模式改電池隨車販賣為租賃並以智慧手機管理電動車成為高度智慧化交通載具等運用多重策略造就今日的成功,已隱然成為國際電動2輪車的規格標準,因此目前正積極進軍如歐洲及亞洲等海外市場以完成「國際化策略」。是智慧城市「三環三化」策略在電動2輪車(智慧交通元件)的逐步實踐,因此許多創投業者看好Gogoro將會成為臺灣第一家本土發展出來的獨角獸[5]
 
臺灣各城市歷年來在國際智慧城市論壇頗有佳績,各城市也都積極以其運用ICT物聯網科技加上城市特色的智慧解決方案,參與國際智慧城市論壇的每年評比。臺灣入選城市的範圍也逐漸擴大,以物聯網模組積木在臺灣普及智慧城市建設的趨勢正健康成長,日後將可以臺灣普及、多樣化的智慧城市建設解決方案作為其他各國發展智慧城市的借鏡。我們期許智慧城市結合電動車供應鏈,加上臺灣原有世界聞名的IC產業,結合目前積極發展的物聯網、人工智慧等新興產業,將會是臺灣的產業翻轉的契機,日後定能達到「IC與EV共繁榮,2輪與4輪齊飛」的理想產業境界。[6]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8。圖4 IC/EV 新創國際化模型
 

 
四、以新創生態系鏈結臺灣既有產業基礎實現數位轉型

美國華盛頓特區之非營利研究機構「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機構」(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GEDI),自2011年開始發表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指數(Global Entrepreneurship Index, GEI),用以進行全球創業發展評比。該評比係由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商學院、倫敦政經學院、匈牙利佩奇大學以及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合作,評比項目包括「創業態度」(Entrepreneurial Attitudes, ATT)、「創業能力」(Entrepreneurial Ability, ABT),以及「創業企圖心」(Entrepreneurial Aspirations, ASP)三大面向(Sub-index),共14個評比項目(Pillars)。每個評比項目依據個人屬性變項(Individual variables)及制度屬性變項(Institutional variables) 兩類交叉處理得出數值,再將三大面向歸屬項目數值加權平均後,求得各國GEI數值,進行全球排名。
 
GEDI於2017年11月所發布的2018年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指數,亦為第7次出版,透過檢視單一經濟體的創新創業條件及環境,用以衡量國家或地區的創業家,如何藉由創業生態系(Ecosystem),來促進經濟發展、創造就業機會、解決問題、研發新科技提升生產效率等,期為全球政府或企業決策者提供重要參考資訊,進而改善評比面向較不足之處,以完善其創業生態系。臺灣自 2012 年開始列入受評國家,2018年度綜合分數為59.5,全球排名第18,在亞太區位居第3,僅次於澳洲和香港;在各面向表現上,創業態度的分數為54.0,排名第22;創業能力的分數為54.8,排名第24;創業企圖心的分數為69.6,排名第11。
 
This is an image
 
表1、2018年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指數和分項指數綜合排名—前25大 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Index and Sub-Index Ranks of the First 25 Countries, 2018
資料來源: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2018年10月公佈「全球競爭力報告」,世界經濟論壇提出新標準來評估各國表現,也指出了解創新轉型的國家與不了解創新轉型國家之間存在新的鴻溝,只有那些體認到第四次工業革命重要性的經濟體,才能為該國人民拓展機會。最新報告採用新的標準,來捕抓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全球經濟的動態,其特點是人工智慧、網路安全、創意和其他因素的結合。臺灣競爭力排名第13,競爭力超過南韓、澳洲、以色列等國家。其中在創新能力的評比項目(pillars)中,只有4個國家超越80分,被列為「超級創新國」(Super Innovators),分別是:德國、美國、瑞士及臺灣。由此可見臺灣在亞洲國家中的創新能力、新創圈的領先地位。


This is an image
          圖5 臺灣在世界經濟論壇2018世界競爭力報告中的成績[7]

由以上不同單位的創新評比資料可知,臺灣的創新能力及新創動能在亞洲仍是名列前茅,較為可惜的只是本土內需市場太小,本土市場雖可以養活團隊也能賺錢,但是做不大。企業要在創業的第一天就面向國際(Born Globals),才有希望成就偉大的公司[8]。所幸接下來的時代是數據為王的時代,運用物聯網科技廣泛蒐集的廣大數據,加以人工智慧的辨識判斷,就能產生更大的附加價值。人工智慧與產業的連結,是透過數據分析、程式設計去幫助產業升級。臺灣現有產業基礎,製造業的效率及成本為世界稱譽,但也面臨毛利率低、附加價值不高的轉型陣痛。所幸人工智慧科技的成熟可帶來優化製造、轉型科技服務業的契機。但因人工智慧人才不足,大企業招募人工智慧人才進駐以圖轉型創新應用時,又會遇到組織僵化、創新理念施展不開的困境而導致人工智慧人才、創新人才出走的窘境。因此最佳的數位轉型途徑反而是透過成立企業、集團內的公司型創投部門(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CVC),來評估與集團本身具有策略發展綜效相關的新創公司,加以策略聯盟或投資,並導入新創公司的服務應用以改變集團、企業的內部流程。這種利用組織的實務需求而演化,連結外部的科技資源或市場資源的商業模式創新,是商業模式創新系統的三相動態平衡的具體實踐,同時也能藉此以新創生態系鏈結臺灣既有產業基礎實現數位轉型。
 
This is an image

  •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5。 ​[9]
    圖6 商業模式創新系統的三相動態平衡

 

參、結論與建議:以智慧連結力創造智慧商業文明

著名國際趨勢學者帕拉格・柯納認為:日後的國際情勢變化趨勢,商業往來將取代意識形態,在全球大組織崩解後,將以小聯盟的形態重新組合,其中以建立連結力的基礎建設、供應鏈、及關係網三者會決定國家的影響力。從商業模式及科技智慧化的角度來思考,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智慧連結是透過商業模式創新形塑商業文明時產生不同附加價值的三層架構。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8。
圖7 智慧商業文明三層架構: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智慧連結。
 
然而基礎建設並非臺灣的強項,臺灣小小一個島,連環島高速公路、環島高鐵都連結不起來,就不必特地培養以基礎建設輸出連結世界的核心能力,這一部分可能是中國大陸較擅長,其有內部規模經濟為試驗場域再謀輸出海外市場,才能以基礎建設核心能力連結世界。而目前臺灣廠商在全球的生產線布局,比較是以智慧供應鏈的核心能力連結世界。而美國向來的路線是智慧財產權,因此居於此三層架構的最上層,但是並非其他各國都沒有機會,中國大陸的智慧製造2050其實也是針對此最上層之目標,同時提升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兩層的能量向上布局。所幸目前人工智慧時代來臨,智慧供應鏈搭配人工智慧在各行各業的應用,臺灣也有機會往智慧連結的最上層架構前進。基礎建設就像神經系統,連結地球本體的各個部分;而資金和資訊是流貫其中的血球。因此臺灣如能掌握人工智慧將資訊更高值化的核心生態圈,則將創造於智慧連結最上層架構中的平臺價值。從數位領域來說明,Google雖處於智慧連結應用的最上層架構如瀏覽器、雲端應用,但入新興市場時,也跨入提供連結性基礎設施的底層,推出Wi-Fi 齊柏林飛船以連結偏遠地區人口使用其服務,而在軟硬整合的時代,Google最佳的硬體合作夥伴就是臺灣產業。從Google的案例即可說明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智慧連結以連結力創造智慧商業文明的國際產業分工概況。而不同國家、企業利用本身具有的資源,持續以商業模式動態創新的方法及流程累積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及智慧連結等資源,就可以打造屬於自己的智慧商業文明。
 
臺灣也有機會像Google一樣從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智慧連結三路並進發展。例如2018年12月印度電子產業技能委員會 (Electronics Sector Skills Council of India, ESSCI) 來臺,至我國科技新創地標型旗艦計畫Taiwan Tech Arena 基地參訪。藉由Taiwan Tech Arena在臺灣科技新創生態圈的夥伴連結,接連拜會了工研院、資策會、臺北市電腦公會、臺灣物聯網協會、安仲科技、邁特電子等單位,並與工研院TRIPLE計畫會議討論鏈結臺灣印度兩國新創快速製造供應鏈生態圈。ESSCI除了受印度中央政府及電子產業大廠委託培訓全印度電子產業人才外,另與印度西孟加拉邦簽約,在加爾各答成立「電子產品設計創新園區」,將積極育成電子新創企業及建立電子產品設計、製造供應鏈。印度電子產業向來與臺灣交流密切,也深知臺灣是印度的最佳夥伴,因此在規劃「電子產品設計創新園區」之初就積極來臺灣與臺灣科技新創生態圈交流,臺灣與印度兩國在創新及新創領域上可以深度合作。我國發展科技新創生態圈與國際鏈結,可以結合亞洲矽谷計畫的資源,以物聯網為底層向上發展到大數據及人工智慧應用。我國欲發展物聯網為基礎核心建立亞洲矽谷的目標,應以建立物聯網創新生態系統為主軸策略,並以啟利基(Niche Positioning)、創新興(Emerging Markets)、廣連結(Wide Networking)、開新局(Ecosystem for Startups)四大方向為核心之「物聯網創新生態系模型」(NEW-Eco Model)為藍圖來發展,請參考下圖中此模型之文字內容詳述:
 
This is an image

參考資料:何明豐博士,2017​[10]圖8 物聯網創新生態系模型NEW-Eco Model
 
  ​以此「物聯網創新生態系模型」(NEW-Eco Model)為藍圖來動態發展物聯網智慧商業模式創新以建立商業文明,則可將基礎建設、智慧供應鏈、智慧連結(以新創應用連結世界)等三層架構由下而上完整建立。同時也是臺灣從製造供應鏈升級到智慧供應鏈的新創生態系擴散策略的具體實踐。2019年起全球科技即將迎向第五代行動通訊系統(5th Generation mobile networks, 5G),速度將比4G快上100倍,搭配AI,將廣泛應用在車聯網、醫療、工業4.0各方面,徹底改變你我的生活,甚至將掀起一場訊息革命,背後的龐大商機、未來產業主導權正是中美貿易戰背後更高層次的謀略思考。無論國際情勢如何改變,臺灣產業最重要的工作還是把握目前產業利基、連結終端產品發展智慧應用、全球生產基地活路布局、朝「五利市場」以全球連結廣化商業模式動態創新,才是安身立命之道。​
 
 
[1] Lee, J. S., Chung, B. D., & Kim, B. S. (2018). Smart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considering uncertain processing time. 594-604. Paper presented at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formation Systems, Logistics and Supply Chain, ILS 2018, Lyon, France.
[2]技術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是一個根據技術發展史總結出來的觀點,認為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可能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極大的進步,而當此轉捩點來臨時,將會改變整個社會形態,例如可以自我進化的人工智慧。
[3]何明豐、林博文,2015年,「移地邏輯:進入新興市場的商業模式演進(The Logic of Relocation: The Evolving Business Models for Entering Emerging Markets)」,中山管理評論,23卷1:91~135。
[4] 何明豐,2017年,「智慧城市應用之物聯網發展趨勢與商機」,科技部鏈結產學媒合平台(I-ACE)
 
[5] 獨角獸(unicorn)原為希臘神話中一種傳說生物,外型如白馬,因頭上長有獨角,加上雪白的身體,是稀有的物種,更被視為純潔的化身。後來創投界引用其稀有性,稱成立不到十年但估值達10億美元以上的創新公司為獨角獸。
[6] 何明豐,2018年,「新興市場之智慧城市交通應用發展需求 -- 拓展印度市場商機」,IEK產業情報網。
[7]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8,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the-global-competitveness-report-2018
[8] Knight, G. & Cavusgil, S. J Int Bus Stud (2004) 35: 124. https://doi.org/10.1057/palgrave.jibs.8400071
[9]何明豐,2015年,「全球化商業模式的移地邏輯:跨國商業模式創新的動態演進(Business Models for Entering Emerging Markets: A Dynamic Innovation Perspective)」,清華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博士學位論文2015P1 - 104
[10] 何明豐博士,2017年,「亞洲矽谷之台灣物聯網發展方向與策略」,科技部鏈結產學媒合平台(I-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