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賢參 • 日印特別戰略夥伴關係及其對臺影響

林賢參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亞系副教授
 
    新世紀以降,中共海空軍頻繁地在西太平洋活動,不但在東海壓縮日本防衛的戰略空間,在南海島礁上建構軍事據點化,甚至以反海盜與反恐為由挺進印度洋,在印度太平洋沿岸建構可供其船艦停泊的中繼基地,對日本連結中東波斯灣海洋運輸線構成安全威脅,也對印度形成左右包抄的態勢,升高日印兩國對中共崛起的警戒心。因此,隨著中共對外姿態日益獨斷,原本以經濟發展合作為主軸的日印關係,逐漸轉向強化安全合作以牽制中共的方向發展。但是,這並非意味著日印兩國將聯手對抗中共,因為中共是擁有龐大市場與豐沛資金的鄰國,是支撐印度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經濟夥伴,也是日本經濟擺脫「失去二十年」夢靨所不可或缺的交往對象,日印兩國必須維持與中共良好關係。

日印建構特別戰略性全球夥伴關係
  後冷戰時代,印度提出東望政策,尋求與日本發展經貿關係,但因印度於1998年實施核試爆而遭到日本採取經濟制裁,導致雙方關係發展停滯不前。20008月,日本首相森喜朗赴印度訪問,重新啟動日印關係的發展,並且與印度總理瓦杰帕伊(Atal B. Vajpayee)達成建構「日印全球夥伴關係」共識。2005年4月,赴印度訪問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與印度首相辛哈(Manmohan Singh)達成共識,決定今後日印兩國領袖將每年實施互訪。翌年12月,辛哈訪問東京與日相安倍晉三(第一次內閣)舉行會談,雙方同意建構「日印戰略性全球夥伴關係」,並發表邁向此一關係的路線圖,奠定發展日印戰略夥伴關係的基礎
    20148月底~9月初,印度新任首相莫迪訪問日本,與再度出任首相的安倍發表日印「特別戰略性全球夥伴關係」共同聲明,表明將繼續深化兩國外長、國防部長、國安顧問間的戰略對話、以及兩國外交與國防次長聯席會議,日本承諾今後5年內將提供包括政府開發援助(ODA)在內約3.5兆日圓的投融資,以協助印度民生基礎設施的投融資。[1]2015年12月,安倍訪問印度與莫迪發表《日印願景2025》共同聲明,表明兩國將致力於印太區域的和平與繁榮,安倍與莫迪簽署兩國《防衛裝配品技術移轉協定》與《秘密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揭開日印戰略夥伴關係的新時代。[2]其次,雙方決意提升兩國在核能、宇宙技術、基礎建設、製造業等民生高科技領域合作層次,日本將透過「高品質基礎建設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構想,協助強化印度國內以及印度與周邊國家間的連結性。

日印共同推動亞非成長走廊
    20168月,安倍晉三在第六屆「非洲開發會議」(TICAD)上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構想,強調亞洲與非洲兩個大陸塊、印度洋與太平洋兩個大洋將是掌握國際社會穩定與繁榮的關鍵,期待提升介於印太兩洋的亞洲(包括中東)與非洲的連結性,讓亞非連結成成長與繁榮的經濟大動脈,以促進印度太平洋沿岸區域整體的發展。為此,日本承諾將在2016~2018年期間內,投入官民總額約3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整備。[3]11月間,在東京舉行的日印峰會上,莫迪與安倍發表共同聲明強調,日印兩國將共同主導印太區域的繁榮與穩定,以及促進亞洲與非洲的產業走廊與網絡之開發。為此,將融合日本的資金、創新、技術,以及印度的豐沛人力資源與高度經濟成長機會,強化日印兩國在教育與能力開發、宇宙與綠能、整備基礎設施與智慧城市、生物醫療、資訊等尖端科技高科技領域的合作,以深化日印特別戰略性全球夥伴關係其次,日印共同聲明也勾勒出日印兩國將推動「亞洲與非洲成長走廊」(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 AAGC)構想[4]

    20175月,莫迪在非洲開發銀行(AfDB)年度大會上致詞時表示,印度將與美日等國合作協助非洲開發,並發表日印兩國將共同推動總額達400億美元,從東南亞到非洲沿線區域建構發電廠、高速高路、港灣碼頭等產業基礎設施的AAGC構想。大會期間,由日本、印度、印尼三國官方智庫共同發表AAGC願景文件指出,將透過基礎設施整備,把非洲與亞洲、大洋洲等印太地區加以連結,以改善非洲經濟。[5]AAGC構想係將日本的經濟力與技術力,結合印度連結亞洲與非洲的地緣政經優勢,是提供亞非新興國家整備基礎設施的另一選項,對日印兩國而言,在經濟貿易領域上,可以與中共主導的「一帶一路」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競逐亞非區域基礎建設大餅,在政治外交領域上,可以稀釋化中共對印度太平洋沿線國家的影響力


 

  •     4月4日,日印美三國在印度德里召開外交部局長級會議,討論如何在印太地區共同推動基礎設施整備。三方達成今後在同一地區或國家實施基礎設施整備事業時,將召開實務層級協議以統一步調,並且由政府持股金融機關共同出資之共識,俾便與資金資豐沛的中共進行競爭。例如,在同一地區,由印度負責港灣建設、日本負責工業園區建設、美國則承擔發電廠建設等分工。至於資金來源方面,除了由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BIC)、貿易保險(NEXI)、以及美國政府持股的海外民間投資機構(OPIC)等共同出資、協調融資放款之外,日本政府也將投入ODA日圓借款,而目前則鎖定尼泊爾、孟加拉、緬甸等國為目標,篩選出適當的基礎設施整備對象。[6]
  •     ODA借款、亞銀融資、以及民間企業資金與技術,協助印太沿線國家整備基礎設施,與亞投行互別苗頭、搶食市場大餅的意味濃厚。因此,我國可在既有的亞銀會員國身分、臺日與臺美關係基礎上,由政府與民間企業攜手參與日印兩國的「亞非成長迴廊」,以及日本的「高品質基礎建設夥伴關係」構想,結合我國新南向政策的推動(特別是對於印度與越南),提供我民間企業參與印太沿線國家基礎設施整備。為創造我國參與「亞非成長迴廊」的政治外交條件,我國應該加速與美日印澳等印太戰略主要四國簽署雙邊經貿協議(EPA)或加盟「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交涉,並且積極而低調地參與,避免中共強烈反彈而阻斷我國參與之管道。
 
 
[1]日・インド首脳会談(概要)」、平成2691日、外務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0896.html
[2]日印ヴィジョン2025 特別戦略的グローバル・パートナーシップインド太平洋地域と世界の平和と繁栄のための協働」、平成271212日、外務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1508.html。
[3]TICAD VI開会に当たって・安倍晋三日本国総理大臣基調演説平成28827日、外務省、http://www.mofa.go.jp/mofaj/afr/af2/page4_002268.html
[4]モディ・インド首相の訪日平成281112、外務省、http://www.mofa.go.jp/mofaj/s_sa/sw/in/page3_001869.html
[5] Vision Document for the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14 Jun 2017, tralac (Trade Law Centre), https://www.tralac.org/news/article/11750-vision-document-for-the-asia-africa-growth-corridor-partnership-for-sustainable-and-innovative-development.html
[6]「日米印、共同でインフラ投資 インド太平洋地域で  資金力で中国に対抗」、201849日、『日本経済新聞』、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29154380Z00C18A4PP8000/